音乐列表
全站搜索:

桑昂丹增仁波切 官方网站
桑昂丹增的故事
因为有上师,一切都会改变
作者:贡秋让姆    发布时间:2011-6-23      点击率:8389

                          ——记大恩根本上师阿松仁波切



  很久以来一直想把自己对上师的恩情记述下来,由于自己不善表达,就拖延至今,幸好得到道友提示,终于鼓足了勇气,把我所感知到的上师与大家分享.....

  第一次见到阿松活佛的名字是在2006年,当时发愿一定要拜见阿松活佛。可惜因为种种因缘不具足,直到2008年3月,我满怀对求法的热情再次来到了亚青。参加“祖师法会”时,我一回头见到阿松活佛坐在我的斜后方不到3米的地方,经堂里很冷,地上更凉。我每天都带个垫子坐在垫子上,而上师什么都没有坐,我当时一阵心痛,“怎么能让上师坐在这么凉得地上呢?”不顾自己的身份,赶快把自己的垫子给上师送过去。上师非常平和而慈悲地说:“你坐,你坐”。我摇摇头,上师见我执意不肯走,就慈悲地接过垫子,坐在上面。看到上师这么亲切,我美滋滋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一会,一位老喇嘛就把垫子给我送过来了,我想上师是担心凉到我。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凉,因为这是第一次上师对我说话,我心中的暖暖的,美美的,是幸福?还是欢喜,我也说不清楚,但是这种感觉今生还是第一次。从遇到上师至今,无数次洋溢着这样的感觉。从这次之后,我就特别的快乐,每天都无缘无故地开心,由于当时我住在男众区,并且就在上师对面的胡同里面,所以出去打水时,常常看到上师开车的身影,我都恭恭敬敬的合掌,把腰弯得比藏族还低,直到久久的见不到上师的身影我还在回味,无比喜悦,虽然亚青条件艰苦,但是因为有上师,一切都会改变,从地狱变成了天堂。

  这一年夏天,我的五加行接近圆满,内心特别渴望求到直断,梦中见到了阿松活佛,上师亲自给我打电话,说他要给我传直断,我在惊讶中答复上师,说加行还有几天就圆满,圆满之后我就去求法。梦醒之后,我有些分不清是做梦还是真的,没过几天我圆满加行之后去向上师求法。上师看到我去请法,很平静也很自然,似乎知道我会去一样,很详细地给我传法,虽然那时上师的汉语不象现在讲得这么好,但是我听得很明白。并且从上师的言语及眼神当中感受到一种真,这是我在世间见不到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只有见到上师才能感受到,因为上师的功德使刚强难化的我,在上师面前变得非常听话,仿佛成了小孩子。

  不知为什么这一年所有的汉族觉姆见到我都说出家好,并且提示我快出家吧,尤其是《祖师法会》那次,记得法会最后一天的下午,所有的出家人都搭上戒衣,绕大圆满坛城,听说绕了坛城,就会生生世世被历代祖师摄受,我们这些年轻的居士,都眼巴巴的看着出家人穿着庄严的法衣,真是羡慕极了,队伍的排头是阿松活佛,最后是所有的汉族觉姆,不知为什么几乎所有的汉族觉姆看到我们都指着我说,出家吧,你也可以绕了,看到她们那么庄严、那么开心,我多么希望自己也能被祖师摄受呀!我的心被大家说活了,和居士们聊天的时候,她们就说,问问上师是否有出家的因缘,我就到阿松上师那里,问起此事,结果上师表现得非常欢喜,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上师这么开心,我都蒙了,记不得上师说什么,只记得上师伸出拇指表示赞叹,并且笑得很开心,我差点哭了,因为我不想出家,我只好请求上师,先回家乡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第二年再请上师给我剃度。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传法房。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是我看到上师这么欢喜,这就是我的因缘吧,我相信上师,所以我得听上师的话。在这之后,我看到过很多人都问是否有因缘出家时,没见到上师这么欢喜,上师都很平静,有的是勉强同意,有的就用方便方法不给剃度,甚至有的道友上师不止一次的不开许出家。

  2009年2月,按照与上师的约定,我安顿好家中的事情,放下七旬的父母及刚上初中的女儿,早早地返回亚青。这一年亚青的雪特别大,以致这段时间从甘孜到亚青的路翻了好多次车,并且摔死、冻死了不少人,连铲雪的车都翻掉了,所有通往这条路得车都停了。我们几个道友就包车去亚青,结果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还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并且刮起了狂风下起了暴雪。幸好有一辆从亚青过来的车,帮我们把车子掉转了往回开的方向,否则我们就有冻死在路上的危险。在返回甘孜的路上,大片的雪花拍打在车窗上,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天,视线里都是白茫茫的。我和一位汉族觉姆坐在前排,我紧张的身体都僵硬了,一直都在祈祷上师,随时都有坠入深谷的危险,此时觉得生命是如此得脆弱,在恐惧中发抖,在极度恐惧中经历了2个多小时,感觉遥遥无期就在生死关口,直到到了柏油路面眼前看到的是雨而不是雪时。我哭了,真的是死里逃生,到了甘孜赶快给女儿打电话,真怕以后没有机会再听到她的声音……听到的也是孩子的哭声和责骂声,自从这次一出门,每天孩子都哭着给我打电话,让我快回家吧。我的心虽痛,但却没有丝毫的动摇。这一次,我的心动了,想念家里的亲人了。感恩上师对我的加持,与我同室的师父告诉我,她出家那天天都在哭,她落发那一刻,孩子还在外面玩,晚上邻居收留了孩子,家里人知道之后老老少少都去寺院里面哭闹,那个场面外人看了都跟着落泪,听到这些我知道走解脱之路需要放下,想到对上师的承诺,心稳定下来。几日之后顺利回到亚青。

  4月10日,终于盼回来日夜思念的上师,渴望见到上师的心情如同年幼的孩子见到妈妈般急切,谒见上师时,上师为我选择了4月12日(藏历2月18)为我剃度。后来才知道上师为我选择的吉日竟然有三个年龄相仿的长住女居士分别在这天在不同的活佛前剃度。

  剃度这天,我尽我的能力准备了供养,佛像、法衣、水晶、香、花、灯、水果、鲜奶、哈达。并请了三位道友帮我用托盘去供养上师。晚上5点多,我给上师打电话,上师说他在觉姆区传法。上师问:“有没有准备法衣?”我说:“准备好了。”上师说:“带过来。”“嗯。”我回答了上师。晚上7点多,上师刚刚从觉姆区归来,我与几位帮忙的道友就进了上师的传法房。我虔诚地跪在上师面前,离上师很近很近。上师在为我落发之前念诵了好多仪轨,给我讲了好多话,如同慈母对孩子般的嘱托,慈悲的话语、真诚的眼神,无不让我感动。我怀着对上师极大的感恩之情,身口意三门挚诚地对着释迦牟尼佛像及上师礼拜。接下来,上师为我落发,剪了一缕头发,余下的头发请上师的近侍根器师父,亲自把头发剃干净,同时他还为我穿上法衣。衣服穿戴整齐之后,上师继续语重心长地为我开示。此时我哭了,泪眼朦胧。上师以无比的慈爱之心,教导我出家要为众生,为了众生要好好地修行。当时我也决心为了回报上师的恩德,遵守上师的教导,要做个好的修行人。上师还把我供养的佛像和法衣赐予给我,我收下了佛像,法衣执意要供养上师,因为那是我在成都转了好几天精心为供养上师而准备的。上师知道我的心,所以留下了。整个剃度的过程用了2个多小时。这是我所见过的,听过的最隆重的剃度。我见到别人剃度时,都是先礼拜,然后跟随上师念了皈依的偈子,上师给剪下头发,只有几分钟就结束了。想起剃度时的情景我都会觉得很惭愧,愧对上师的恩德。

  这一年5月,作为寺主及法主阿松活佛每天都有繁忙的法务,要管理寺院各种事物,几个经堂都在修建之中,都是上师亲自设计并绘画图纸,还要监管工程的进度,亲力亲为。每天下午4点多还要传法,有时要传法到半夜。还要接待工作组等各种来访者,各种事件都要上师亲自处理,包括亲自为亡人念经超度及棚子倒了等生活琐事都去找上师处理,上师也都慈悲的开导。上师每天是起早贪黑,就连吃饭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都要处理各种问题。就在这种情况下,每天都抽出约两个小时的时间,为所有在亚青的汉族弟子传《龙钦前行》有一个月之久。是在最早的小经堂传法,上师非常谦卑,没有坐在法座之上,与我们同坐在地上的坐垫之上。看到上师每日拖着疲惫的身体来为我们传法,心中说不出的难受与心痛......上师就是这样不辞劳苦的悲悯这样业障深重的我们,愿我们能够解脱不再轮回,不再受苦,这就是上师的心愿吧。

  由于离上师比较近,有时就从甘孜买到些新鲜的水果给上师送过去,每次上师都会非常慈悲地吃一口我送的水果,我就会满心欢喜,因为上师就是为了我欢喜而受用的。记得上师给汉族传法之后,身体就示现有病了,那段时间不能给弟子们传法了,我心里难过极了,想到上师就为了汉族弟子的解脱,身体要承受病痛的折磨,经常忏悔自己的罪业,愿上师法体安康。大概是上山前夕,终于有一天上师又开始给弟子们传法了,我知道之后,赶紧把早已为上师准备好、却没有机会供养的水果装好,赶到上师的传法房门口。一看,只有两个汉族觉姆在求法,其余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就没进屋,守候在外面,上师出来时看到我捧着水果,我也不敢抬头看上师,默默跟在上师的后面,上师走到院子外面,对我说:“阿尼(藏话,对女士很尊重的称呼)我来拿吧!”我惊讶得不得了,回答说:“上师我来吧,您辛苦了!”默默的跟着上师走进厨房,把水果放在桌子上,上师还没坐下就先吃一口我送的水果。看到上师坐下,我又对上师说:“您的身体好些了吗?”上师回答:“好多了。”我不忍心再与身体虚弱而坚持着回答我的问话的上师再耗费一丝力气,带着对上师的牵挂依依不舍地离去。

  2010年,这次回亚青之前我为上师准备了一个很漂亮的装水果的小饭盒,正好赶上樱桃成熟的季节,我在甘孜临上车前买些樱桃小心翼翼地放好,生怕一路的颠簸弄坏了,无法供养想念的恩师。下午到了亚青,马上到经堂去听上师传法,传法结束后赶紧去搬家(从男众区搬到女众区)。忙完之后都已经九点多了,我带着母亲去谒见上师。刚刚到佛母的厨房,就听说上师刚刚从觉姆区传法归来,当时上师家没有电,我和母亲到了上师传法的房间,黑乎乎的屋子里面,只见上师端坐那里手里拿了一个手电(正常情况上师从觉姆区回来应该直接回自己的房间,我知道上师知道我们会过来特意在此等候我们)。我用小饭盒盛满了精心挑选好的、洗得干干净净的樱桃,上师一如往常当着我们吃了一个。母亲也供养了上师,上师不要妈妈的供养,妈妈执意要供养,上师才勉强收下,并且嘱咐妈妈注意狗。因为上师的加持,妈妈没有被狗咬过,真的是感谢上师!上师不仅遍知还满一切众生的心愿,知道我十分希望上师能收下这个漂亮的小盒,一只手拿着我的小饭盒,另一只手拿着手电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望着上师的背影我和母亲都十分欢喜。

  7、8月份上师为大家灌大宝伏藏顶,共计700多个。上师每天早早就去坝子上,为灌顶做各种准备,中午开始灌顶,直到到晚上十点左右结束,已经够辛苦的。灌顶结束之后上师还要接见来拜见上师的信众,每天都要忙到12点以后(是为上师做饭的道友相告)。真的是太辛苦了,静下来的时候想一想,上师这么辛苦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上师的功德,大量的藏汉族信众都去谒见上师,每天上师都能收到大量的供养,但是我知道,这些供养上师从来都是一分不留地送到佛母那里,寺院里面有什么支出需要的都去佛母那里去取。上师每天吃的很少,而且经常是忙得吃不上饭。

  以上就是我挚爱的恩师,所诉之事全都是我的亲身经历,不敢有半点虚言,如有错误愿发露忏悔!这只是发生在小小的我生活当中的点滴小事,上师的功德说之不尽,数之不完,上师以圆满完美的证悟功德在行持利生事业,利益无量的六道众生,上师悲悯一切众生。每当提到上师,我感激、思念的泪水都会在眼框里转。是恩师慈悲摄受,引领我走解脱之路,把殊胜的大圆满法传授于我。虽然我的修行很差有负于上师对我的一片苦心,但是我在上师的加持下对上师升起坚定的信心,发愿为众生而终生修行。

  愿恩师法体安康、法轮常转!弟子愿生生世世追随上师,唯愿恩师慈悲摄受!

Copyright © 2014 llzy.org 利乐之源-亚青寺 桑昂丹增 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llzy@llzy.org 利乐问答专用: llwd@llzy.org 粤ICP备16023611号
全部图文、音视频资料等均来源于利乐之源网站,版权属本站所有,欢迎转载,但不得擅自删改,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 x 768像素 IE7.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最佳!(点击升级浏览器
利乐之源网络系统由 南京易淼网络 提供全程技术支持和维护服务!